Magic Leap推出酷炫新事物 结果还不是AR眼镜

freeAll 2017-12-19 14:54:54

原标题:Magic Leap推出酷炫新事物 结果还不是AR眼镜

99VR视界君来评价谁是AR领域最神秘的公司, 视界君肯定会把这票投给Magic Leap,它的AR头显吊足了业内所有人士的胃口 。前一阵,Magic Leap 的创始人通过多条推特暗示即将要有新产品上线, 难道就是传说中的AR头显?(延伸阅读:Magic Leap到底什么时候能有产品呢?创始人多条推特透露产品进度

今天,这一“有意思的炫酷新事物”终于掀开了神秘面纱——一个由冰岛后摇滚乐队Sigur Rós参与设计的交互式音乐体验,Magic Leap邀请了Pitchfork的记者马克·霍根(Marc Hogan)先行体验。霍根关于这次体验的报道从特别的角度审视了Magic Leap的娱乐野心,并详细阐述了体验回忆。

Magic Leap通过与媒体签订保密合约来控制对它们的新闻报道,也就是说,对Magic Leap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硬件,Pitchfork一个字都不能透露。不过,我们还是能从一些细节中一窥究竟,报道中提到了可以进行手势识别的设备,可以调适成适应环境形状的物体等。此外,报道还给出了一张体验截图,不过这与人们透过眼镜看到的内容可能有所不同。

20171219091106440-1024x675

这篇报道主要介绍了《Tónandi》音乐体验,一些类似水母的生物能对运动作出反应,并通过全新方式诠释Sigur Rós的单曲:

它有一套自创的音乐弧线,但又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歌曲”。我的双手可以演奏出音乐,但它既不是需要技巧演奏的乐器,也不是会一碰就会发出不悦耳声音的玩具。我在充满计算机生成的交互式体验的虚拟世界中穿梭,不过,这种体验和游戏也不一样。诚然,音乐和视频的元素都在,但它也不是音乐录影带。《Tónandi》的体验更像是在家里来一场徒步或深潜,同时被超现实所包围。

这场体验听起来很不错,但是过去几十年,人们一直在交互式音乐体验方面发挥无尽的想象力。这场《Tónandi》体验听起来像是上世纪九十年代的Harmonix原型节奏游戏《CamJam》和一款于上周刚推出的DJ虚拟现实(VR)工具Electronauts的结合产物。要知道,早在VR刚问世的时候,音乐家兼科学家杰伦·拉尼尔(Jaron Lanier)就与VR音乐迷幻体验在这方面有过深度合作。Pitchfork还指出《Tónandi》与比约克(Bjork)和Radiohead早期的“App专辑”有许多相似之处。

那么,如果《Tónandi》并不是基于旧创意的新迭代产物,而是如Sigur Rós成员乔斯·布吉森(Jónsi Birgisson )所说,Magic Leap要“取代我们身边的所有产品”——手机、电视、计算机,它是怎么做到的呢?你又是如何理解这个模糊的说辞?

阿伯维茨兴奋地说道,“我们将要达到的世界,你的想象力将助你成为创造者。这是我们的目标之一,用想象力的速度进行想象、表达和创造。就和弹吉他的速度一样快。你想要一辆车和一只鸟,嘭一下,车和鸟就出现在你眼前。你想让它唱歌剧,它开始啊……你说‘好了,别唱了,快消失。’嘭一下,它就消失了。我们离这一设想已经很近了。这不是空想。你会看到一切成真的。”

拉尼尔在1989年就提到了即时虚拟创意的潜力。你可以在《第二人生》或虚拟人生Sansar中像变魔术一样变出你想要的所有汽车和鸟。安卓和iOS开发者正在推出许多AR应用,将虚拟物体加入现实世界。许多公司也在打造AR眼镜。Magic Leap的任务据说是“我们和别的公司开发一样的东西,只不过我们做得更好,具体怎么好我们不会透露。”Pitchfork指出,《Tónandi》或许某天可以在“Magic Leap的神秘设备上下载”,这种推断有点太过厚道了,因为Magic Leap尚未推出任何应用商店、操作系统或硬件设备。

Magic Leap大可继续闭门造车,但我衷心希望Magic Leap背后的杰出团队不要再以这种秘而不宣的苍白方式来介绍它们的工作,同时又全力避免谈及它们所从事的这个行业。我希望Magic Leap可以更多地加入探讨如何将AR带入日常生活这一复杂的问题中来,而不是不断创造这些看得见摸不着的关于未来的谈资。对此,我鄙视Magic Leap。

99VR视界君:这个体验通过截图和简单的文字介绍看起来还算不坏,但是还是有些令人失望的。从创始人的构想来看,我想要什么眼前就会出现什么,只要通过想就能完成。这就根本不是完成一个AR眼镜那么简单了。而是要和最复杂的人类大脑做深度交流了。这在如今的科学及医学领域是可以完成的吗?如果真要实现这个想法,那Magic Leap的期待者真的有日子可以等了。

99VR视界二维码
热门推荐
Hot Recommended
在线客服